党建文化

【转载】无限崇敬(党旗礼赞)
2011-04-19

  我对方志敏同志的无限崇敬,始于读他就义前在狱中写的文章《可爱的中国》和《清贫》。他把中华民族经受的屈辱,把工农大众经受的压迫摧残视为母亲的受难而义愤填膺。他坦然面对死亡,而对革命前途对国家民族的未来充满信心。这样的精神境界,在我年轻的心中引起的震荡,曾成为我工作的动力;他的《清贫》一文,作为最早的一篇革命者价值观的论述,影响了我的一生。

  当时,我对作为党的早期领导人方志敏同志的经历,还知道得不多。1955年5月,中国文联曾组织几位作家去江西几处革命圣地参观访问,成员有老作家聂绀弩、杨晦同志、文联的汪巩同志和我。到南昌后,时任江西省人民政府主席的邵式平同志热情地接见了我们。邵式平同志是当年赣东北苏区创建者之一,是同方志敏同志并肩战斗的战友,应我们的要求,曾向我们介绍了当年的斗争情况并谈了方志敏同志的事迹。

  他从上世纪20年代大革命前期赣东北农村的阶级关系谈起,举了他的家乡弋阳邵家坡地主邵鼎丰如何放账的例子:“谷贵时放账,谷贱时还账,钱可以买一倍的粮食。没有钱就还油,而油价正贱,等油贵时,钱又翻了一番。这样,一块钱能弄得你倾家荡产。结婚时买布欠他五角钱,两年后翻成三十五元。还不起,拿老婆顶账,老婆卖了三十五元,为了养活孩子,从中再借出五元都不允。这是1925年以前的情况。”接着,邵式平同志讲了大革命如何推动了农民运动的发展:“那时国共两党合作,唱的歌是‘打倒列强’,‘除军阀’,流行的口号是‘铲除贪官污吏,打倒土豪劣绅’。那时我是国民党中央委员,方志敏是国民党江西省党部农民部长、农民协会主席。在我们的家乡弋阳,方志敏在青年中传播共产主义思想,成立‘CY’(社会主义青年团),我们举办了‘农民运动训练班’,把人派下去,指导农民打土豪,揭发地主的破坏阴谋,当时农民威风得很,邵鼎丰就是这时被抓起来的。”

  “‘四一二政变’以后,革命进入低潮,蒋介石的军队占了上饶,地主们就起来帮助国民党镇压农民。当时‘农民运动训练班’的校长、教员和460名学员中许多人被捕,报上登出来的被枪毙的人,都是我们的教员和学员。那时我们还拿着枪杆子,就和他们打游击。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找不到党组织。方志敏参加了秋收起义,回到赣东北,带回来八一起义和秋收起义的消息,于是我们召集了铅山、弋阳、上饶、横峰、贵溪5个县的12个同志,自己组织起来,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决定了我们的方针,成立了支部,由方志敏同志任支部书记。我们以‘农民革命党’的名义到各地发动群众,按10个人一排、30人一团组织起来,成立了170多个团,由‘暴动指挥部’指挥,缴了警察们的枪,举行了暴动。”

  邵式平同志向我们谈了赣东北暴动的全过程,和后来在敌人逐村清剿、搜山搜庙,我们的队伍日渐缩小,领导层出现动摇的严峻形势下,方志敏同志如何巩固了自己的队伍,并领导农民武装在金鸡山打了一仗,消灭了敌人的一路,缴获了敌人20多条枪,在敌人撤退时又连打几仗,巩固了赣东北苏区。

  邵式平同志性格豪爽,语言风趣,他讲的许多事例,使我对方志敏同志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他也提及方志敏同志在发动群众中运用了戏剧的手段,可惜谈得不多。

  我是一个戏剧工作者,在后来的工作中曾接触到我国早期话剧的史料,并读到了方志敏同志亲自编写的剧本《年关斗争》。这是一部反映赣东北贵溪北乡贫苦农民张三、李四、王二向陵罔杨村恶霸地主杨克明、古港村恶霸地主俞麻子、标汉夏村大地主夏波澄发动年关抗租斗争的四幕话剧,篇幅不长,却是传入我国不久的西洋话剧的形式。据江西省的资料介绍,方志敏同志在此之前还编写过另外几部戏剧,在这部戏剧中他还亲自扮演了其中的角色,他是把戏剧作为进行革命斗争的武器来使用的。

  《年关斗争》创作演出于1929年冬天,比后来以瑞金为中心的中央苏区的戏剧活动要早,按年代算起,它应是我国最早的一部“红色戏剧”了。当年我国红色政权下产生的大量“红色戏剧”已湮没于历史的汹涌波涛之中,流传下来的少量剧本竟是当年被敌人当作战利品搜罗了去,又流散到国外,新中国成立后由江西的同志从国外寻找回来的。没有想到的是,方志敏烈士这部直接描写贫苦农民抗租反霸斗争的话剧竟能流传到今天,成为我国珍贵的话剧史料,被编入我国话剧百年剧作选的首卷。联想到邵式平同志叙述的方志敏同志创建赣东北苏区的艰苦斗争,联想到他在就义之前在狱中密写的文稿《可爱的中国》和《清贫》,这些被狱外的同志用棉花蘸了碘酒擦显出来的文章和落款为“为革命牺牲的方志敏”“给党中央的信”,更增加了我对我党早期领导人方志敏烈士的无限崇敬之情。

版权所有:北京市劳动保护科学研究所 电话:010-63521933 您是第位访客
京ICP备05049064-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089-1